七侠诗词
分类:动漫动画

(PS:知道自己来的太晚了,不求火,只求能有很多的人看到!)

角色与七侠传有变化,来科普下( ̄▽ ̄) 角色介绍 七剑角色 虹猫 姓名:虹猫 配音:付以琳 性别:男 剑名:长虹剑 亲人:白猫 灵鸽:小七 肤色:橘红 居住地:张家界西海峰林 性格:乐观开朗,阳光自信,有责任心,冷静沉稳。 缺点:对自己太粗心 喜欢的人:蓝兔 最大愿望:天下太平 不愿看到:朋友们或麒麟有危险、森林大地不和平 武林称号:白衣少侠、虹猫少侠、长虹剑剑主、七剑之首 蓝兔 姓名:蓝兔 配音:晏婷 性别:女 剑名:冰魄剑(其祖先玉兔仙子用世间至寒的宝物所造) 亲人:玉兔仙子(玉蟾宫第一代宫主) 灵鸽名:小六 肤色:天蓝 居住地:天门山玉蟾宫 个人信念: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 优点:机灵、善良、单纯、乐于助人、善解人意 缺点:太单纯 喜欢的人:虹猫 个人信念:潜心修炼,坚持不懈 最大愿望:大家平安无事 莎丽 姓名:莎丽 性别:女 剑名:紫云剑 亲人:侍女及客栈中帮工小红 灵鸽名:小五 肤色:紫红 居住地:金鞭溪客栈 优点:聪明伶俐、不屈不挠、妩媚可人。 缺点:不敢直面困难 最大愿望:七剑合璧 武林称号:紫云剑剑主,客栈西施 逗逗 姓名:逗逗配音:刘娟 性别:男 剑名:雨花剑 亲人:逗威(逗逗之父),雪心(逗逗之母) 喜欢之人:灵儿 灵鸽:小四 肤色:棕色 居住地:刀口岭雨花殿神斧山庄黄石寨六奇阁 优点:天真顽皮,医术高超,幽默风趣,喜欢助人为乐。 缺点:爱面子,不懂人情世故,因而常常闹出一些笑话 武林称号:神医逗逗 ,雨花剑剑主,六奇阁道观观主 大奔 姓名:大奔 配音:张怀武 性别:男 剑名:奔雷剑 亲人:六嫂(干娘) 喜欢的人:莎莉 灵鸽:小三 肤色:黄白色 居住地:奔雷山庄(快活林) 优点:憨厚真诚,有责任感。 缺点:鲁莽,头脑简单,非常冲动。 最大愿望:七剑合璧 武林称号:混世魔王,奔雷剑剑主 个人档案:七剑之“奔雷剑”传人,侠义豪爽,力大无穷,因好酒好赌而没有得到奔雷剑;后彻底戒酒戒赌,成功取得奔雷剑,威力大增。和牛旋风是生死之交的好兄弟,并喜欢莎丽。 跳跳 姓名:跳跳 青光剑主跳跳 配音:肖睿 性别:男 剑名:青光剑 灵鸽:小二 肤色:棕色 居住地:天悬白练瀑布 优点:聪明灵活,反应快,外向开朗,能言善辩,身手敏捷,善于制定计划。 缺点:喜欢把错误推到别人身上,太执着

她伸手将白衣叠好,起身打开柜门,正欲将其放入柜中时,紫兔匆匆推门而入。

虹猫 潺潺流水欲飞扬,抹抹新绿林中现。 白衣少侠山间越,麒麟为友鸽作伴。 宝塔救人识阴谋,临危不乱显真功。 为救紫云入险境,冰魄心牵此人心。 重集七剑除魔教,豪气雄威志存心。 欲问此人应是谁,不为虹猫为何人? 蓝兔 点点荷花欲沾水,纷纷桃花将落谢。 倾国倾城颜依旧,唯有明月映星辰。 碧血真情为紫云,坚贞不屈人倾心。 魔教少主为其醉,正邪两立为何困? 白衣少侠谁人懂,若无冰魄孤一人。 欲问此人应是谁,不为蓝兔为何人? 莎丽 朵朵杏花园中舞,片片落叶随风飘。 金鞭客栈有佳人,晓出夜归苦练剑。 招魂声起催其命,受制于人言难尽。 紫气东来力惊人,百鸟穿行紫霞间。 七剑合璧后现身,左手剑斩假紫云。 欲问此人应是谁,不为莎丽为何人? 逗逗 天降小雨空降雾,花伴轻风雨中现。六奇阁中轻烟绕,灰衣道人寻医书。 为取医典伴长虹,妙手回春治紫云。断肠烟聚勇突围,蝙蝠双翼满人间。 青光刺敌做人质,血雨腥风共迎敌。欲问此人应是谁,不为逗逗为何人? 大奔 小溪流水花漫天,酒窖深处闻笑语。 巧赌进山寻紫云,亲情赌局新衣穿。 大漠冰山训三娘,夜送莎丽巧脱险。 危机关头即赶到,奔雷剑破磁铁阵。 勇闯虎穴偷宝玉,合壁前夕空传信。 欲问此人应是谁,不为大奔为何人? 跳跳 青光闪过枫随风,天悬白练水挂帘。 自幼入教为卧底,青袖宽袍智过人。 少侠有托送紫云,青龙降魔夜闯界。 欲擒故纵刺敌王,黑鹰传书破晓空。 莲自泥中丝不染,芙出水面洁如玉。 欲问此人应是谁,不为跳跳为何人? 达达 林中忽传玉琴声,泉水清澈绿青山。 多情鸳鸯情未了,妻离子散泪独流。 弦动音舞霜飞雪,漫天花雨穿寒霜。 碧血真情寻冰魄,摘叶飞花挽长虹。 天子山下雾漫漫,扑朔迷离计落空。 欲问此人应是谁,不为达达为何人?

莎丽推门而入的时候蓝兔正背对着她站在窗边,不知在想些什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个爱追番的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好!”众人开始起哄,盟主的脸色更青了。

“你倒是赌得够大的。不怕她生气?”

虹猫冷笑一声:“盟主抬爱将令千金嫁予我,我万分感激,可惜我没那福分,无福消受。更何况盟主以把我灌醉的方式强迫我娶令千金亦是无赖做法!我――堂堂长虹剑主,若是答应,岂不是等同于与无赖同流合污?”

但此刻的蓝兔迷药的药效刚过,不知所措地就被人拉下轿子,头上还盖着盖头。她不止一次地想把盖头掀开,但身旁的莎丽一直不允许。然后她就迷迷糊糊地被人用红绸牵着走了一段路。

虹,今生,我们无缘在一起,那……就让我再为你做最后一件事,好吗?

她夺过紫兔手中的请柬,其间字与一般的请柬无异,只是其中的几个烫金大字刺痛的她的双眸――新郎――虹猫。

不等蓝兔说完,虹猫便打断了她的话,“蓝,你愿意嫁给我么?”

半月前,盟主宴请七侠,在宴席中盟主多次表示想将女儿嫁予虹猫,虹猫并未应允。只是不曾想盟主竟爱女心切,那日硬是把虹猫灌醉了,然后和把他送到自己女儿的房间。虽然什么都没发生,但盟主仍是以此为由逼迫虹猫与自己女儿成婚,虹猫仍旧不答应,但盟主在未征求他同意的情况下便私自将结婚请柬发放至整个武林,无奈之下他也只好顺水推舟答应下来。但在他大婚那日,新娘不会是盟主之女,而要由兄弟们帮忙把新娘换成蓝兔,他要借此向全天下昭告,他虹猫的妻子只有一人,那就是蓝兔。顺带也昭告武林盟主的无赖行为,给那个无礼的盟主一点教训。

“快去!”

“蓝兔,你会是今天最美的新娘。”

但和过去相比,现在看和过去的感觉真的不一样了。很多被我们遗漏的东西现在似乎都明了了。

“不行,今天是他的婚礼,我……我不能……”

于是乎,本来是一场混乱的闹剧就变成了只有蓝兔蒙在鼓里的婚礼。

莎丽忍着心里的愧疚,将蓝兔揽到怀里,刹那间,蓝兔的泪沾染了莎丽的衣襟,“莎丽,我该怎么办……虹猫……虹猫他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

莎丽想了想,想逗逗这丫头。于是运气轻功朝蓝兔缓缓走近,掐着嗓子边走边说:“宫主,有客人来了。”

“是假的。”虹猫不慌不忙,淡淡地吐出三个字。

“怎么了?”她不明所以地看着自己的贴身侍女一脸焦急模样,莫非出什么大事了?

“我……”蓝兔面色绯红,有些不知所措。

当莎丽抵达玉蟾宫看见宫内张灯结彩的心里暗暗赞叹蓝兔的心真大,自己心上人都要结婚了还要帮忙筹备不属于自己的婚礼,说真的,自己挺心疼蓝兔的。

她紧紧攥着手中的请柬,指尖泛白。她盯着那几个鲜艳的大字,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摇着头,嘴里不断地轻喃着“不可能”。

盟主自知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更何况自己还丢了这么大的面子,不走难不成还留下来自己打脸么?

最后,她停在玉蟾宫的大殿。

“虹猫,你要和盟主的女儿结婚是什么意思?!你不要蓝兔了?!”莎丽上前一把拽住虹猫的衣领质问道。

“哦,好。”虹猫红着脸应下了。

虹猫起身,拱手作揖道:“多谢诸位兄弟帮忙!”

“蓝,我知道我伤了你的心,那么,让我用一辈子来补偿你,好吗?”

虹猫蓝兔听了跳跳的话不禁面面相觑――他们有娃娃亲?他们自己怎么不知道?

是啊,怎么可能呢?曾经的他们并肩而立,执剑江湖,仗剑天涯,是江湖中多少人所羡慕的神仙眷侣。

他起身质问虹猫:“虹猫,这是怎么回事?”

蓝兔以为是紫兔,头也没回就问:“紫兔,有什么事吗?”

“蓝兔,没事,没事的。你看,还有我们陪你啊,我们不要虹猫那个负心汉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世上一定还有比虹猫还好的人!更何况你可是玉蟾宫宫主,向你求婚的人都能排长队了,还怕找不到好男人么?听话,现在去睡一觉好不好?”

随着紫兔的离开,她再也无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她跌坐于地,滚烫的泪由眼角缓缓滑落。

蓝兔一怔,抬眸看向身后的莎丽,惊呼一声:“莎丽?你怎么来了?”

一吻订情,永世不忘。

莎丽策马直奔玉蟾宫,大奔、达达和逗逗前往盟主府伺机而动,跳跳自然就是悠闲地陪虹猫等婚礼开始的时候了。

说来好笑。他说的承诺她做到了,那么,他呢?

我的童年,来自于一部武侠的动画片――《虹猫蓝兔七侠传》。

“嗯。”他虽是应下,可仍是不安。

她听见周围有很多人的声音,但一个人高声吟颂的一句话让她不得不把盖头掀开――一拜天地――!

“虹猫!”大奔大喝一声,随即毫不客气地破门而入。

自然,盟主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去。不是自己女儿的婚礼吗?怎么换人了?

不等蓝兔说完,莎丽便一掌劈在蓝兔后颈让蓝兔睡去。

“不怕。我信她。”

“得……虹猫。”跳跳甩手将纸扇一折,笑语,“那我留下来陪你吧。”

十年春秋,它陪伴着我,不离不弃。而现在的我,想回忆一下我曾经的童年岁月,曾经那份最纯净的初心……

在蓝兔收到请柬的前两日,其余五侠也都收到了请柬。当然,蓝兔的性子温和,不会去找虹猫,但其余五侠怎么会放过他呢?

玉蟾宫――

三人在半路截了轿子,点了所有人的睡穴,然后接应半路赶来的莎丽,将还在熟睡的蓝兔放入轿子里,然后由莎丽把盟主的女儿带走送回,三人乔装轿夫把蓝兔用轿子抬走。当然,那些吹吹打打的奏乐的自然是要把睡穴解了。

新娘的娘家送轿子离开后,便准备也往玉蟾宫赶。

窗外,冷风微拂,桌上的烛火随之微微一颤,斑驳的碎影在她眼前一晃,将她的思绪拉回。她一怔,随即自嘲的笑笑――自己怎么变得如此思念那人了?

虹猫起身,深情地注视着面前面色绯红的少女,缓缓垂首,在她耳边低语:“我许你一生。”

虹猫转眸看向身旁面色微红的蓝兔,随即单膝跪地。

入夜。

虹猫在玉蟾宫门口等得焦急,一直不停地来回踱步。

她不是不伤心,更不是不想哭,她是不能哭。毕竟,她身上束缚着玉蟾宫宫主与冰魄剑主的名号。

“你……你不要血口盆人!”盟主气结。

天啊!感情自己在参加婚礼,还是新娘?!

听完虹猫的解释,众人不禁上下打量着这个腹黑的人究竟还是不是他们认识的“虹木头”。

“自家兄弟,别客气了。来来来,快来商量商量怎么行动。”

那宫女带莎丽到蓝兔房间门口便离开了。

【末】婚礼(上)

或许可笑,我一个长这么大的人竟然还喜欢看儿时的动画。

不等虹猫出言,跳跳便快人一步,“血口盆人?那么盟主你为什么不经过虹猫同意便私自向江湖发布虹猫与令千金成婚的消息?据我了解,长虹冰魄乃一对佳偶,大家有目共睹,更何况……”跳跳顿了顿,复道,“虹猫蓝兔从小便定有娃娃亲。若是虹猫娶了令千金,怕不会是正室,盟主是希望令千金为人小妾不成?”

蓝兔愣在原地,“我……”

“诶,虹猫,你……”

其实,明日缝这白衣也不是不行,可她偏偏就想今日缝好。她说,不知为何自己今日总有种奇怪的感觉,是这几年从未有过的。但她也不去细想。

蓝兔最近疲惫得很,所以没听清那人不是紫兔,也没发觉有人朝自己靠近,随口问道:“是谁?”那声音,仿若刚刚经过沧海桑田。

盟府――

莎丽反手把门关上,嘎吱一声倒惊了蓝兔。

“是啊是啊。”其余四侠也跟着起哄。

片刻后,滴滴答答的奏乐声由远而近地传来,而乔装成丫鬟的莎丽也来到虹猫身旁,在他耳边低语:“虹猫,一切都安排好了,现在看你的了。哦,还有,蓝兔迷香的药效还没过,不过估计也差不多了,你一会儿自己看着办,她没醒你就直接抱吧。我先过去装丫鬟扶蓝兔。”

她沉默良久,随后缓缓开口,声音凛冽似刃,可说出来的话却令人心疼:“紫兔,安排所有人……开始筹备婚礼。”

“你说什么?”众人异口同声地问,莎丽也随之松开了虹猫的衣领。

“好。那……蓝兔那……”


众人讨论完该如何行动后就在婚礼当天各自分散了。

“帮帮帮,这种好事怎么能不帮呢?”大奔率先表态,“我和逗逗、达达来搞定盟主的女儿。”

当两人看到跳跳对他们使眼色的时候他们就明白了――哪有什么娃娃亲,不过是那家伙胡编乱造的罢了。

大奔有模有样地将轿前的横木往下压,莎丽将红帘掀开随后扶蓝兔出来。

见此情景,周围的宾客自是要跟着起哄,“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可现在,他要成婚了,新娘却不是她。

当然,大奔等人也要开始行动了。

图片 1

这三个字自是引爆了全场,周围的人都在欢呼。

“嗯。”白衣男子抬首,眸中倒映着苍穹上那轮皎洁的明月。

请柬上的新娘,她知道,也见过。是盟主的女儿。长的虽不算倾国倾城,但也是个谦逊温婉的大家闺秀。他们若是在一起,也算是郎才女貌的一对。更何况,若是他们在一起,盟主之位想必也是他的了。江湖众多门派不都一直在举荐他么?正好……

『即使是很多年后,她仍会忆起那场戏,那场她此生最痛苦也最幸福的戏。』

――玉蟾宫

“宫主,虹猫……虹猫少侠他要成婚了!”紫兔顾不得宫中的礼仪,匆匆将手中的请柬递予她。

“莎丽你先放开虹猫,先让他解释。”跳跳和达达伸手拦着莎丽不让她掐死虹猫。

“哦,来了啊。”虹猫放下手中茶盏,微微一笑。

蓝兔面色绯红,手指不停地搅着鲜红的衣角,随后咬了咬下唇,轻启唇齿,道出三字――

“放心,蓝兔那我来搞定,你就好好做你的新郎官吧!”莎丽挑眉一笑。她的好姐妹有了个好归宿,这忙她怎么会不帮呢?

她笑了,笑得苦涩。

“虹猫,你快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愿意。”

曾经他对她承诺:“长虹冰魄,永不分离。”

“蓝兔,你倒是快回个话啊,虹猫可还跪着呢!”大奔豪爽道。

“盟主,以及诸位门派人士,我虹猫在此宣布――”虹猫牵起蓝兔的手,“我虹猫此生只娶一人,那便是我身旁的蓝兔宫主。除她之外,我虹猫绝不娶她人为妻!”

于是乎,其余五侠就像约好了一样在收到请柬后毫不犹豫地快马加鞭如脱缰的野马般赶往西海峰林。

“喂,你们是帮还是不帮?”虹猫看着众人怪异的眼神,不满地皱眉道。

跳跳看着他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虹啊,放心吧,快来了。”

而周围的人亦是议论纷纷。

莎丽看着蓝兔红肿的眼眶,不禁觉得心疼,但为了你们的幸福,对不起,蓝兔,我还是不能说。

“宫主!”

【末】婚礼(下)

她点了一盏灯置于檀木桌上,随后坐于桌边缝制一件仅余几针的白衣。

图片 2

安顿好蓝兔,莎丽就冲出房间拉了几个比较有权威的宫女把事情解释完后让她们交代下去,宫女们听到这个消息自是高兴得不得了,当然也听了莎丽的话不要声张。

                                     END

莎丽回屋服了迷香的解药,随后点了一点迷香,毕竟不能让蓝兔那么早就醒过来。

莎丽也顾不得欣赏,拉住一个宫女就让她带自己去找蓝兔。当然,为了把戏演全套,莎丽也故意问了那个宫女为什么宫里张灯结彩的,那宫女知道莎丽是蓝兔的好姐妹,自然一五一十地全说了,说完还不忘让莎丽好好劝劝蓝兔,毕竟这些天蓝兔是在帮别人筹备婚礼,新郎还是自己的心上人,这刺激换成谁估计都受不了,她倒真佩服自家宫主的性子。

“你们坐下,我慢慢和你们说。”

收到这个消息后,她没有哭,甚至紫兔都哭了可她连眼眶都没红。

“我说是假的,我不会娶盟主的女儿的。”虹猫理了理衣领的褶皱,缓缓开口。

玉蟾宫内平静如水,夜凉萤火,宫灯氤氲成淡淡的雾霭。相比之下,城内不知哪家贵人府邸却是有霓裳彩衣,羽扇飞花。

莎丽从蓝兔身后环住她,在她耳边低语:“是我。”

盟主因为要接待宾客便先去玉蟾宫,而此时,新娘的轿子也开始出府了。

盟主自然是走了,但其他宾客却还没走,这婚礼自然是要继续下去咯。

当蓝兔把品红盖头掀开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这哪是盟主的女儿啊?这不是玉蟾宫宫主蓝兔吗?

“你……真的要这样伤她?”青衣男子摇了摇手中的纸扇,皱眉道。

然而此时我们的白衣少侠正在屋中悠闲地品茶。当然,其余五侠会来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他是故意如此的。

紫兔看着她,想说什么却将所有抱怨都生生吞入腹中。抿了抿唇,不再言语。随后弓腰还礼退出房间。

她一惊,手中白衣落地,染了尘埃。

莎丽自是故意如此的,不这样蓝兔才不会安静坐在那让自己把她打扮成新娘。

【中】缘由

还记得曾经的童年吗?还记得岁月的光影吗?我想,在这个喧闹的城市中,不少人已忘却了当年纯真的初心与童年。

“这……”盟主无言以对。

片刻,她剪断线角,将缝制好的白衣铺于桌上,抚平衣间的褶皱。倏地,她停下手中的动作,怔怔地盯着这件白衣,脑中闪过他一袭白衣不染尘埃的俊朗模样,唇角不禁勾起淡淡的弧度。

转眼间,轿子已经停至面前,而莎丽也在不停地朝虹猫使眼色――蓝兔醒了。

“对了盟主,您的女儿我们已经帮您送回去了,现在啊,您还是请回吧。”莎丽笑着下了逐客令。

莎丽将蓝兔扶至化妆台,执笔开始画眉,细细勾画后再为其抹上胭脂。蓝兔的皮肤很好,所以莎丽也只帮蓝兔画了一个淡妆。随后莎丽帮蓝兔换了件宫女从织衣司寻来锦色琉璃樱花裙,然后盘了个简单的新娘发髻,并插上宫女从库房找来的一只金碧凤凰钗。最后盖上金边勾勒的品红牡丹盖头。

而一旁的盟主见自己未来的女婿如此焦急,不禁扬起唇角――看来自己的女儿倒是已经俘获了长虹剑主的心了。

【始】请柬

“什么?!宫主,这……”

本文由必赢手机登录网址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七侠诗词

上一篇:霸道总裁我只服单均昊,男儿有志气女儿有剑心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